1)近视防治问题:


当前,青少年近视已成为我们国家的一个普遍的社会问题,但我们的中小学近视防治政策在制定时的论证存在着重大疏漏,过于强调了近视防治工作是医疗属性,忽略了我们在教育理念、教育方法、教育制度中存在的一些严重问题。

近视的发生、发展,在本质上是极度用眼的伤害,与任何竞技性体育的伤害(如“网球肘”)的性质没有差别。从群体意义上的近视问题,本质是知识积累性、竞技性阅读造成的。只有改变我们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方法,才能解决我们的“民族近视问题”。

在医疗方面,近视防治的主要任务不是预防近视的发生,不是治疗近视的进展,而是发现和治疗近视的并发症。换言之,医学角度的近视防治工作属于防盲工作。

近视最常见的严重并发症是周边部的视网膜变性改变、视网膜裂孔及由此导致的视网膜脱离。早期发现视网膜裂孔、及时进行激光治疗,可以避免由此引起的视网膜脱离。这项工作,是眼科医生可以做、应当做的重要工作。但是,对于知识积累型、竞技型的教育和用眼负担过重的问题,医学上能做的很少很少。那是教育工作者们的责任。


2)学习困难与功能性视觉障碍:


实际上,在中小学生中,双眼协同视觉功能(医学上称为“双眼视”功能)问题是比近视更值得关注的问题。

在“正常”人群中,大概有10~15%的人可能存在“双眼视”功能的异常。这种异常,在儿童常常表现为注意力困难、学习困难[注1]、反应迟钝、记忆困难、运动协调障碍、人际交流困难、睡眠不好、缺乏自信心、缺乏自尊心,甚至精神异常,并可能经常受到同学的歧视、老师的批评和家长的责骂。

这些存在“双眼视”功能问题的儿童,才是我们从医学上更应当关注的儿童人群。


3)学生视觉健康的管理:


中小学生视觉健康管理工作不是一个简单的医学问题。希望我们的教育机构能够团结我们的医生同行,将学生的视觉健康管理纳入学校的教育管理工作体系,为学生提供有实质性意义的视觉健康管理服务。


备注:


[注1]  学习困难的学生,可表现为学习成绩较落后,需要比一般学生用更多的时间才能完成同等量的作业,或需要比其他学生付出更多努力才能取得相近的学习成绩等。严重的学习困难学生,甚至可以被误诊为儿童注意力障碍或多动症 (ADHD)、学习障碍 (LD)、感统障碍 (SID/ SPD) 、行为障碍等,导致错误的对待和治疗,给孩子造成心理和医疗伤害。